元,君子也,若,沐兰泽
吾妻元若

秋风【连城璧x傅红雪】一发完

大纲文,一发完,就只是一个突然起来的脑洞

是一个关于连城璧和傅红雪的故事,或者说是他们两个人的故事加起来


连城璧是少年天才,惊艳绝绝


傅红雪只是一个背着复仇的无名之人,无人知晓。毕竟在这片大漠死去的人太多


他们在那无边的沙漠中相遇了,准备来说连城璧遇到了傅红雪。


傅红雪正躺着沙漠里,毫无意识,傅红雪当时还穿着万马堂囚服的衣服,倒在沙漠里边,旁边还有一位姑娘


连城璧是和五君子赶路的时候发现他们的,连城璧当时就下去把人救了起来


傅红雪先醒,但是他的话却很少,直到那个姑娘醒过来,对着他拳脚相交也没能让他多说几句话


连城璧有心插手,却被五君子阻止,五君子叫连城璧...

有可能的夜晚【井然x沈巍】

一发完,真.没头没尾的故事片段,大概是存在于小小脑海里的美好的爱情故事,但是我的手配不上我的脑子,全文意识流x渣文笔,胡言乱语预警


1.

井然很难说清这种感情是在何时何地,又在哪一种情况下萌生,但是他真正意识到它来临的时候,井然,退缩了。


他看向沈巍的目光还是那样,带着月色洒在夏夜湖水里的柔和,那是一种他自己也没有发觉的静谧爱意,但是沈巍很清楚,那是属于井然的,并不伤人的疏离。


井然是传统的,他的未来本来是找到一个喜欢的女孩,组建一个家庭,在他自己设计的房屋里,也许还会有两个小孩,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赤裸裸的,算的上是逃避,在井然还没有做出决定的时候,沈巍总是会先一...

你所不知道的动物世界

动物世界1.0

天行全员,伪精神灵体,随缘更短篇

全私设,只有当两个人的精神灵体接触时,双方的灵体才会被显现出来,实现一定程度的精神共享。

主人的行为影响灵体,灵体的情绪影响主人

简称:不为人知的动物世界


1.

人总是会用习惯其他东西来武装自己。


很少有人可以不带面具而活,明白这一道理反而使得人们的生活显得自在起来。你有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你安静的朋友手腕上缠着那条颜色艳丽的蛇在向你吐性子。


当然,对于那些藏在夜幕里的杀手,被独立在视野之外的精神灵体无疑是很好的武器之一。


2.

有的生性开朗的人,精神灵体更像是一个喜欢满世界扑腾的幼童,也许下一刻它就会扑上来,“强迫”着你去知道这个...

猫猫咖啡厅1.0

猫咪咖啡厅

以下内容全是胡扯,如有雷同,全是假的!

ps:如果你真的!真的遇到这个猫咪咖啡厅!!请艾特我吧!

全员萌化,猫猫到店顺序仅代表我认识角色的顺序,傻白甜和ooc是我的,角色是朱一龙先生的!

这个新开的猫咪咖啡厅就坐落在成都老街的某个飘香的巷子里。

是的,一个漂亮又精致的咖啡厅,紧挨的是一溜儿的火锅店,各式各样,满开的花椒,煮沸的红油,一片红火的招牌里边,出了个小叛徒。

连门口的嵌字都带着梅花垫的拉尾,这个藏在巷子里边的猫咪咖啡厅悄然开张。

店长:朱一龙

代理店长:沈巍

店员:(被沈教授美色引诱x来应聘的咸鱼小小

1.小小的日记本(一)

吐槽体高亮

今天是...

不是,这磕啥cp?

我枯了

不写了

开新坑,艹

都当衡妹妹不是人是吧!

气的腰子疼

我看的都要呕了!

命格(七)顾廷烨x齐衡

说明白的两个人自然是蜜里调油,尤其是顾廷烨,连走路都带着风,这短短几段回廊,顾廷烨拉着齐衡足足走了一刻钟,这儿看到一座假山,那看到一颗老树,都要给人好好说说自己以前都做了些什么。


说白了无非是些小时候的趣事,少年郎总是有许多新奇的想法,就算是比起同辈要成熟的多的顾廷烨,也是在假山后边有一小块天地,也有过在树上刻字的宣扬主权的蠢时候。


顾廷烨甚至还能对着一面看起来半新不旧的墙指出他小时候是从哪儿翻出府去参加灯会,这些对于齐衡来说都是从未体验过的,他做过的最离经叛道的事情也不过是和小伙伴一起爬了回树。


就那么一次,齐衡还记得,娘亲没有罚他,他当时最喜欢的下人被娘亲打了二十板子发卖

小小记事

良家有子,其名小小


善挖坑,横行乡里


性乖张,挖而弃之


家中一妻,其字元若


元,君子也;若,沐兰泽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命格(六)顾廷烨x齐衡

(六)

(蛀牙预警)


顾廷烨就那么看着齐衡吃,也不做声,偶尔给人夹上几筷子菜,就好像找到了趣味一样,乐此不疲。齐衡也不拒绝,喜欢的就吃下去,两颊吃的鼓鼓囊囊,不喜欢的就拿筷子拨的老远,碰也不碰,碗里积了大半不爱的,顾庭烨学聪明了,就只夹那几个齐衡爱吃的,一时间你夹我吃,来来往往的倒也是和谐。


吃了个八分饱,齐衡放下筷子,瞧着顾庭烨,“宁远侯府都由着你胡来?”顾庭烨倒是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我爹可不待见我,只要我好好的待在这个位置上,不给他丢脸,做些别的,他都当看不见。”见齐衡有些惊讶,顾庭烨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得了个怒视才悻悻然的收回来,“再说了你可是圣上亲赐的宝贝,他可管不到。至于...

顾二和齐小二

顾廷烨和齐衡

团子和少年

一个单纯毫无意义的日常,一发完

1.

顾廷烨要比齐衡大上几岁。

齐衡还在蹒跚学步的时候顾廷烨已经在小伙伴的撺掇爬树掏鸟窝了,虽然摔的很惨,回家还被爹爹好好一顿打。

2.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齐衡要嬷嬷抱他出去看雪,小小的一个小团子,还裹着狐裘夹袄,白嫩的跟画里走出的童子一样。

顾廷烨也不过是还不到十岁的小孩子,站在齐家偏院子里边捡石头打水漂。待嬷嬷走近了也不慌不忙的放下手里的石子,在外袍上擦了擦手,礼貌的行了一个礼。

嬷嬷抱着小主子不方便,也只是弯腰回了礼。顾二眼尖的瞅见那个小孩裹在毛裘里边脸蛋,好奇的一问,“这可是齐家新得的妹妹?”

“小少爷说笑了...

命格(五)顾廷烨×齐衡

(五)


顾庭烨早早的就回来了,如今他可算是有家室的人,就在不能在和同僚们一起去那秦楼楚馆之地,家里可还有人等着他回家好好谈谈,只要不要把自己关在门外给下人们闹个笑话就行了,毕竟昨晚上他可见证了齐衡发狠骂起人的话,翻过去翻过来就这么几句,说急了还上嘴咬人。


“少爷,夫人从回来就在屋里呆了半天了,端进去的饭食也一口没动,我估摸着回来的时候怕是受了些委屈。”门口的嬷嬷拉着顾庭烨的袖子提醒着。这个嬷嬷跟在顾庭烨身边最久,早上顾庭烨离开的时候也是吩咐着她照看好齐衡,这会屋里那位主子脾气倔的一句话也不肯说,她眼尖的瞧见,齐少爷回来的时候还挂着泪呢。


顾庭烨挑了挑眉,心里琢磨着,仔细的吩咐...

© 鸽子小小 | Powered by LOFTER